曹刿论战翻译
更新于:2024-04-14
 《曹刿论战》翻译:庄公十年的春天,齐国的军队攻打我们鲁国。庄公准备迎战。曹刿请求进谏。曹刿的同乡说道:“大官们商量、谋划打仗这件事,你又何必去参与呢?”曹刿说:“高官们见识浅陋,不会有深远的考虑。”于是他就入宫进谏庄公。曹刿问庄公:“您准备凭借什么去打仗呢?”庄公说:“衣食这类养生的东西,不敢独自享有,一定把它分给别人。”曹刿说:“这种小恩小惠不能遍及百姓,老百姓是不会顺从您的。”

庄公说:“供祭祀用的祭品,不敢超过实际情况,一定讲求诚信。”曹刿说:“小的信用没有得到神的信任,神不会降幅于你。”庄公说:“大大小小的案件,即使不能一一明察,也一定按实情处理。”曹刿说:“这是尽了本职一类的事情,可以凭借这个来迎战。战斗就请让我跟从。”庄公与曹刿同坐一辆车。在长勺作战。庄公将要击鼓。曹刿说:“不可以。”齐军击过三次鼓之后,说:“可以了。”齐军大败。庄公将要驱车追赶齐军。曹刿说:“不可以。”他从车上下来看到齐军的车轮走过的痕迹,登上车厢前面扶手的横木,望见齐军败去的情景,说:“可以了。”于是就追赶齐军。已经胜利了,庄公问曹刿原因。他说:“作战,靠的是勇气。击第一次鼓士兵们勇气振作,击第二次士兵们的勇气就减弱了,击第三次士兵们的勇气就枯竭了。对方士兵的勇气消失了。我军士气旺盛,因此战胜了齐国。齐国是个大国,难以推测他们,恐怕有埋伏。我看见他们的车印乱了,旗子也倒下了,所以追击齐国。”

《曹刿论战》原文欣赏

十年春,齐师伐我。公将战,曹刿请见。其乡人曰:“肉食者谋之,又何间焉?”刿曰:“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。”乃入见。

问:“何以战?”公曰:“衣食所安,弗敢专也,必以分人。”

对曰:“小惠未徧,民弗从也。”公曰:“牺牲玉帛,弗敢加也,必以信。”对曰:“小信未孚,神弗福也。”

公曰:“小大之狱,虽不能察,必以情。”对曰:“忠之属也。可以一战。战则请从。”

公与之乘,战于长勺。公将鼓之。刿曰:“未可。”齐人三鼓。

刿曰:“可矣。”齐师败绩。公将驰之。刿曰:“未可。”下视其辙,登轼而望之,曰:“可矣。”遂逐齐师。

既克,公问其故。对曰:”夫战,勇气也。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彼竭我盈,故克之。夫大国,难测也,惧有伏焉。吾视其辙乱,望其旗靡,故逐之。”